资讯 建材 卖场 图库 装修效果图 课堂 设计
喜欢评审_装修评审_科学安全装修,我们都在喜欢评审!
返回列表    
    坐在窗角的风
tT
打印


坐在窗角的风

他就这样,静静的,坐在那个最拐角许久许久。   

  别人叫他,有时他不理,有时要过好久,等到别人恼怒急了转身准备走时,他这才悠悠的开口问什么事,但大多这个时候别人不会再愿理他,而他好像不在乎,从未在乎过一样。   

  我和他压根没有打过交道,我对他的了解只限于他是学校的大人物,而我每次看到他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。   

  他坐在那,从不和人打招呼,无论任何人,他就坐在那边,看着窗外,不知道是想事情还是真的在看什么?在女孩子眼里他坐在那就是“冰山”一般高冷的王子,而在男孩子眼里他则是自命清高的面瘫男。   

  而他给我的感觉就是,他好像在等什么?   

  我一直都有这种感觉,但是我从来都没和别人“分享”我的感觉,因为这种可笑的想法只会迎来别人嘲笑。   

  “泽轩,坐在他旁边你不觉得很阴森很压抑吗?”当好友辰问我时,我几乎同一时间给出了回复,我觉得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根本就在浪费时间,因为答案是肯定的。   

  “你觉得呢?”假如放一个“大活人”放在你旁边,几乎一个学期就要过去了,你至今为止一句话都没机会和他说,你会是什么感受?   

  他根本就不能用简单的孤僻来形容了,我觉得他更本就是应该待在山洞的“山顶洞人”。   

  然而即便是知道平行线不会相交,我也是期待奇迹的发生,希望那一天,我们和一般同桌一样能问候一俩句也可以啊,那么作为“冰山王子”的“话友”兼同桌的我,就有机会结识那些大美女了,说不定能找到一个漂亮女朋友。   

  也许是我真诚的祷告感动了上帝,第二个学期他竟然奇迹般的和我讲话了。   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   

  这个问题看似在正常不过了,确实的的确确的侮辱我的,但鉴于他是“冰山王子”的身份,我并没有说些什么,反而狗腿的立马答道。   

  “林泽轩,林子的林,泽及枯骨的泽,器宇轩昂的轩。”   

  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和我打招呼,是不是有什么事?会不会觉得一个人太冷清觉得交一个朋友的好,然而这一切的种种都是我想的太多。   

  “哦。”只一个字,就一个字,再没下文。   

  以后的日子,他依旧那样,要不听课,要不继续看窗外。   

  而我们有再一次变成天天见面的“陌生人”,我甚至都怀疑那天是不是我妄想出来的。   

  “你认得顾毅吗?”   

  突然有一天,他无厘头的冒出了一句,我当时吓了一跳,半天才反应过来,之后立马应承道;“认得。我以前最喜欢的魔术师,我以前还和他合过照,他是我最佩服的魔术师,可惜两年前演出意外死了,当时我难过了好久......”   

  “哦。”   

  依旧惜字如金,我甚至有点恼羞成怒,我最讨厌那种吊人胃口有没下文的人了,他到底几个意思,然而最终我忍住了,就看在他也喜欢顾毅的份上不和他一般计较了。   

  他总是那么特立独行,作为学校每年考试的前三名,被女生们封为“校草”的大人物,再也没有来学校,我这才发现即使他平常从不和人聊天,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参加任何活动,他依旧是“大人物”,他没来依旧有很多人关心。   

  先是两三天,学校就几个人在在意,一个星期后就开始有好多人传他为什么没有来,直至他的消息传遍整个学校。   

  他的死引起了不晓得轰动,有人挖出他是两年前那个天才魔术师的弟弟,两人的父母离异一直相依为命。有很多种他的传闻,有的说“他是怀念已故的哥哥,兄弟情深”有的人则传“他是迫于生活的无奈,无法面对现实抑郁而亡”......然而一切的种种也终将永远成为谜团。   

  一个月后我收到一个匿名的信件,里头是一首无厘头的小诗,还有一张已经旧的不成样子的贺卡。   

  诗很美,但是读起来让人觉得很悲伤。   

  ——坐在窗角的风——   

  一阵风吹过,   

  什么也没留下,   

  无声,无色,无情,无哀。   

  它的离开,   

  是悲喜交加,   

  是默无声息。   

  无人懂得过它,   

  它亦有情,也有痛。   

  只是太过匆匆,   

  最终被人遗弃在无人问津的角落。   

  你是否记得,   

  曾坐在窗角的风?   

     

  写信的日期是他问我认不认识顾毅的那一天,我认识他的字,很苍劲,只是我一直不明白,他为何寄给我一封信,而且独独寄给我。   

  直到我看了贺卡,我才迟迟反应过来。   

  贺卡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上面歪歪扭扭的“佳佳,乐乐,节日快乐”让我眼前模糊,热热涩涩的泪水溢满眼眶。   

  不知是多少年前,有个孩子拥有一对最要好的朋友,那对朋友是一对兄弟,而他们待那个孩子和亲兄弟一样好,三人约定长大要一起成家立业,但是那个孩子最终举家迁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   

  我拿着那封信找到了个破旧的小区,虽然很旧很破,但屋子被收拾的很整洁,看来他是极珍惜这个家的。   

  在一个旧书架上,我找到了他一直以来的日记。   

  曾有个人答应一个人,生日那天会送他一份大的惊喜,他满怀兴奋的等待,却亲眼看那个人死在自己面前。而令他绝望的不是哥哥的死,而是一切另有隐情。   

  在这个世上,有些事并不是你所渴望的那般美好,就像你明知真相却手无缚鸡之力一样,你只能面对,你还只是一个孩子,你什么都做不了。   

  他生命中最后一句是。   

  人生有几何?   

  如若如风随行,不留一丝哀痛该多好?
返回列表    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诚聘英才| E信通服务| 法律声明| 友情链接| 联系我们| 帮助中心
Powered by 装修设计网 杭州装饰网 家装网 7.0.0 © 2010 版权所有:装饰社区
装修图库 设计作品 建材市场 室内设计师 装修施工 装饰装修 装修招标
一家亲 博坛科技支持 装修日记 装修效果图 浙ICP备08100247号

装潢设计网装饰论坛特别提醒

关闭

系统检测出您还未登陆。登陆后内容更精彩不要错过哦。

用户名:

密 码:

下次自动登陆

找回密码

还不是装饰论坛 用户,赶紧注册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