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建材 卖场 图库 装修效果图 课堂 设计
装修托管装修监理装修管家装修顾问装修咨询
返回列表    
    念夏
tT
打印


念夏

写在前面   

有些人,有些关系,有些感情,会在某个时刻随着南风飘散,又会在某次南风过境时,重新回到最初的那个起点。如若初见,一切都是新的,一切又都是熟悉的。   

拂过的微风,扬起的青丝,清新的青草味,湛蓝的天幕,紧扣的十指,还有,那个,最熟悉的你。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第一篇何念儿   

   

第一章2010的情人节   

2009年的除夕,雪下的有点大,地面铺着厚厚的一层银白色,那些纯洁的白将旧年的那些汗水,那些劳累,那些不堪全部掩去,只余下圣洁与干净。   

一夜过后,那些为辞旧迎新而盛开的烟花碎屑散落一地,烟花真的易冷,最美的绽放过后,那些弥漫的硝烟散去,除了一地纸屑,便再也看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,就连曾经极致的美丽,也如梦似幻一般,让人觉得不真切。   

清晨,雪停了,路上已经有了稀稀拉拉的行人,在无瑕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印记。黑色的鞋印与或红或黑的烟花碎屑掺杂在一起,留下一地的斑驳。那些美丽就这么轻易的被人践踏在脚下,毁去原本的面貌,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,在这凄凉的寒风中,除了让匆匆的行人拉紧衣襟,便再也激不起其他任何一点的波澜。   

2010的情人节伴随着春节的第一天一起到来,在这个有些特别的日子里,很多细小的事情都显得不同寻常。   

何念儿早早的起了床,准备好了一家人的早餐。清爽简单的长寿面,代表着新的一年里一家人能够长寿平安,长寿面过后的一小碗汤圆,代表着新的一年里一家人能够甜甜蜜蜜,团团圆圆。   

因为怕做饭时将新衣服弄脏,做完早餐,何念儿才换上了新衣服,站在镜子前,摸着自己的新衣服,对着镜子里穿着白色棉衣和宽松的运动裤,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的,有些土气的女孩子甜甜的一笑。新的一年,一切都会更好的。   

吃完早饭,母亲去其他人家里串门了,父亲则是去村里的小卖部打牌了,弟弟拿着父亲特地给买的鞭炮邀着一群小伙伴玩耍去了。何念儿在自己小小的房间里,趴在床上给林恩夏写学校统一发放的明信片。   

时间过的真快,一下子便是初三了,和恩夏已经两年没有联系了呢。何念儿和林恩夏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幼时好友,两人是邻居,从小便亲密无间。林恩夏的父亲林毅在何念儿四年级时狠赚了一笔,在城里买了房子,林恩夏一家便搬去了城里,林恩夏也就转了学。林恩夏离开那天,两人抱着对方泣不成声,彼此用只有两人能够听懂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说,会是永远的好朋友。刚开始几年,两人几乎是每过两三天就会收到对方的来信,可到初一时,林恩夏忽然和何念儿断了联系,无论何念儿写去多少信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没了任何音讯。何念儿还是固执的每周两封信的寄去林恩夏所在的学校。可是,马上就要高中了,不知道恩夏会去哪所高中呢?恩夏那么聪明,一定会去最好的一中的吧?那个我们曾经约定好要一起进入再次碰面的中学。   

写完明信片,何念儿也出了门,去到两人曾经一起呆过的如今已经被废弃了的村里的小学。学校很小,只有两幢三层楼的教学楼,如今墙体都已经开裂,中间是一个小小的场,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。场的南北两面立着两个篮球框,场的西面有一个乒乓球桌,场的东面是两个秋千。学校的大门在场的西面,何念儿走进大门,看着不远处的两个秋千,恍惚间,似乎还能看见两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绽放着纯净的笑颜,迎着火红的夕阳高高的荡起,落下,再荡起,留下一串串欢快的稚嫩的笑声。   

何念儿嘴角扬起弧度,深一脚浅一脚的穿过并不大的场,走到秋千前,将秋千上的白雪清理干净,坐上去,一个人慢慢的将自己荡起来。在离心力作用下的轻微晕眩中,何念儿伸出右手,紧握,就好像当年那个说永远都是好朋友的小女孩还在身边,一伸手便能触到一般。   

恩夏,过去的一年,我有点累呢。但是,新的一年,一切都会更好的,对不对?   

何念儿一个人呆在废旧的学校里,一个人,有些孤单的,却也习惯的。   

快到午饭了,还要回家做饭,何念儿有些不舍的离开学校。   

回到家,却看到原本在除夕前就收拾好的客厅各种杂物散落一地,何念儿慌忙走进房间,却看到母亲抱着一直以来视若珍宝的首饰盒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,而首饰盒被打开着,里面空无一物。这是母亲结婚时外婆积攒了一生留给母亲的嫁妆,而母亲打算留到日后给弟弟买房娶媳妇的时候用的。   

王英英的嘴里不自主的喃喃着:“没了,没了,全没了??????”   

“妈,这是怎么了?怎???怎么会这样?”何念儿的声音有些颤抖,在王英英的身边蹲下来,双手扶着好像随时会晕倒的王英英的肩膀。   

“都是你那个该死的老爸!都是何安平!都是他!都是他!”听到何念儿的声音,王英英忽然大吼着。   

“爸爸,爸爸怎么会这样?”   

“怎么会?!还不都是!这个家迟早被他输完!”王英英说完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因长期劳作而长满皱纹的眼角滑落,流过干燥粗糙的脸庞,最终落到地上。   

看到母亲的眼泪,何念儿更加慌乱了,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滑落,手上不停的为王英英擦去眼泪,嘴里说着:“妈,你别哭,我去找爸爸,我一定会把东西给找回来的!你在这儿等着我。”说完,起身跑了出去。   

在跑去小卖部的路上,凛冽的寒风迎面而来,脸上的肌肤有着割裂般的痛感,可怎么也比不过内心的痛楚。新年的第一天,在这个属于恩爱的情人节里,她的父亲却为母亲献上了如此一份“大礼”。可笑的是,之前她还想着父亲会给母亲怎样的惊喜。如今,惊是有了,可喜,却是半点也看不见。   

刚刚接近小卖部的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各种喝骂声。走进小卖部,里面有些昏暗,空气中充满着呛人的烟味,何念儿被呛得连连咳嗽,眼睛也被呛得流出了眼泪,有些睁不太开。何念儿努力忽视着对这里的不适应,眯着眼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。   

“对2!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何念儿穿过人群,拉住了何安平的手:“爸,你别了!跟我回家!”   

何安平回头看了一眼,手一挥甩开何念儿,“你个赔钱货,给老子滚远点,老子现在手气好着呢!你别晦气!滚远点!”   

何念儿又拉住何安平的手,哀求着:“爸,咱回家好不好?您把妈妈的那些首饰还给妈妈好不好?”   

何安平不耐烦的反手就是一巴掌,“你个死丫头怎么听不懂人话啊?老子让你滚!别打扰老子发财!”   

何念儿被一巴掌打到了地上,脸上五个红色的手指印是那样的刺眼
返回列表    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诚聘英才| E信通服务| 法律声明| 友情链接| 联系我们| 帮助中心
Powered by 装修设计网 杭州装饰网 家装网 7.0.0 © 2010 版权所有:装饰社区
装修图库 设计作品 建材市场 室内设计师 装修施工 装饰装修 装修招标
一家亲 博坛科技支持 装修日记 装修效果图 浙ICP备08100247号

装潢设计网装饰论坛特别提醒

关闭

系统检测出您还未登陆。登陆后内容更精彩不要错过哦。

用户名:

密 码:

下次自动登陆

找回密码

还不是装饰论坛 用户,赶紧注册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