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建材 卖场 图库 装修效果图 课堂 设计
喜欢评审_装修评审_科学安全装修,我们都在喜欢评审!
返回列表    
    凌风厉骨梅自寒
tT
打印


凌风厉骨梅自寒

天道轮回,使命不凡,萧萧风雪间,仅是一株梅。古色的枝干衬着淡粉的梅瓣。   

  风雪将梅的清香飘至一书生窗前,十年寒窗苦读,十年清香伴窗,那书生常伴梅的枝干左右,梅唯一可做的,便是在他疲倦合眸之时,在书卷中淡挥出一瓣梅花。   

  有一日,那书生摸着梅瓣,微微一笑,道:"天山如此滋养的地方,不如到时化人形,名为雪凌。   

  今日,那书生金榜题名。   

  可惜了,这样的书生,最终还是要撒手人间。   

  梅要被砍了,书生遮住枝干,淡粉的梅瓣映着他的眸子。眸子中一点星光。他的鲜血清亮,梅记住得便他在临终前,那双星亮的眸。梅看见,喷射在自己的枝干上,看着自己的梅瓣从粉染红,红的鲜血!看着自己的枝干,染上一条血流,红的鲜血!而梅只能微微颤抖,被迫接受这一切。梅知道了,这些人都该死。天仿佛知道梅,天引九雷,劈在这些人身上。梅的血红的瓣在颤抖,只不过,这次她是在高兴。百年过后,梅化为人形。奈何桥上,百鬼通行。那书生轻笼眉眼,对着孟婆,只说一句:“奈何生死。”孟婆不语,只在汤坛中盛一碗孟婆汤摆在他面前。那书生轻笑一声,一仰头,碗已见底。不喝汤,受三百年奈何水之苦,换得前世记忆。只是他等不起,也等不了了。孟婆望着那书生的背影,脸上皱褶深了一褶,轻一叹。是啊!   

  那书生投胎转世,再世为人。   

  “慕容家子,又举选梅王了。”“是呀,说来也奇怪,这慕容炣独爱梅花。”两妇人嘁嘁的走着。   

  慕容炣望着数百枝梅,只叹息,为何梅长的都如此一般,难道就没有一枝独秀的。“慕容炣望着这些梅,深深又叹息。他记忆中的那枝梅,为何我找不到?透彻如玉的梅瓣,古色古香的梅韵,慕容炣的眉眼一蹙,好似万龙盘顶。慕容家的老爷一叹,为何自己的儿子是这样不近女色?莫非他有断袖之癖,龙阳之好?   

  慕容炣手一挥,说:“我去街上,挑选梅花。”黑色的眸子射出盼望的光。   

  没错,他去挑梅,只不过不是街上,而是天山。暴雪夹杂冰粒,击打在他俊气的脸上。雪路迷茫,前路未知,又如何安返?锦衣中,是慕容炣的如火的盼望,慕容炣昏了,苍白的脸安详平静,锦衣在雪中黯然失色。可谁又是谁的昐望?   

  再醒来,见一女子,满心温柔,额上一点朱砂痣,似烟长发。“公子,你醒了”那女子,轻吐言语。慕容炣看呆了,仿佛此人是那棵绝色的梅。他又摇摇头,他知道自己在痴心。慕容炣的玉手轻抓住女子的伸来扶他的手,说:“姑娘,敝人慕容炣。问姑娘姓甚名谁,来日慕容炣必谢姑娘。”只见那女子,妙手轻画,雪上映出:“雪凌。”慕容炣嘴角挑起一抹笑,负手而立,为何如此孰悉?暮容炣站身,走出山洞,只见雪凌手指前面不远处一冰窟,巧声道:“公子从那里进,便可回去了。”慕容炣走前,又回眸一望,雪漠荒原,哪里有什么雪凌,也许只是自己的南柯一梦罢了,慕容炣刚入冰窟,一点星光。自己回来了。   

  “公子爷,你可回来了呦,老爷急坏了。”慕容炣斜眼一看,玉手一点,仅说:“雪凌,女,年芳18上下,阿大颤抖一下,高兴地说:“公子,终于有心上人了。”又对暗处的去说:“知道怎么办?”晨,天明了。子炣,雪凌,她现居天秀阁……”慕容炣黑发散下,虽不雅,但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书香气息,黑眸中流露不满,说:“今日,什么事使管家来得如此晚,”“子炣,阿大死了。”慕容炣薄扇一挥,只回“哦,梅王不选了。”管家只得姗姗退去,自家公子怒了,可又为何而怒?难道是雪凌?慕容炣一起身发散乱了,俊气从脸上散出。但他未怒,他只是突然瞥见扇下一支梅。那梅,血红的梅瓣,紫棕的枝干。但又透出那惨淡的贵气。慕容炣懂得了,青杉一卷,一起身,说:“备马,天秀阁。”   

  香气飘来。“公子爷,到天秀阁了。”慕容炣秀口轻言:“这点够吗?”便拿出十腚黄金。慕容炣踱入阁中,不见女子,只见一株梅,梅似没发觉有人,化为人形。慕容炣眉目平淡,无想像中的惊慌,说:“人和妖,没有前途。”梅口吐人言,“公子,我是天道之梅。慕容炣头轻点。同样的话从两人口中脱出:“可,人和天道没有前途。”慕容炣的纤纤玉指,接住一片雪,雪化水,一片水渍。香雪凌一蹙眉,手中隐隐现出金光,说:“命格书,需要吗?”慕容炣手一挥,说:“罢了,不必了,”天命难讳。”香雪凌一收手。天道,轮回,命运,逆天而行!人和天道,便要破命而生!有何惧?又有多恐?   

  梅的使命开始了,她存在的意义,仅是保一人渡劫成仙。而炣公子在见梅一次面后,再也没出现过,仿佛慕容子从未有过。   

  千年过后。   

  梅看着隐隐发出雷光的乌云。心中想的仅是再见他一面。一面就好,死而无悔,梅看见了,他来了,他来见梅了,可为何他手中的剑,不断发出剑鸣?修仙之人,剑鸣起,渡劫出;剑鸣止,天雷下,梅不信,他怎么修仙了?那人,绝不是慕容炣。是自己的幻境,心庵。但,那人却丝毫不知。前行着,剑鸣上,那人一看,自己在梅的地方渡劫。   

  乌云化成结界,把他和梅锁在一起。天雷一道接一道,可全被梅吸收,梅的枝干焦了,而天山下的冰却没有丝毫融化的动静那人抱紧梅的枝干,大喊:“傻瓜你不要吸收天雷,你会死的。”梅不作声。原先矗立梅的冰面丝毫不融,可哪处却已空荡。   

  片刻,天雷散了。天山除了少一株梅,无别的变化。   

  慕容炣呆滞了,手中的长剑掉落。随着长剑的掉落,只听“恭喜上仙,渡劫成功。”他不听,他只想要一株梅,一株天长地久的梅。   

  上世,他为了这株梅舍弃了生命。   

  这一世,她为了他的劫数丢失了生命。   

  远方,有一个梅花,是全白的。好像在搞素。
返回列表    

关于我们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诚聘英才| E信通服务| 法律声明| 友情链接| 联系我们| 帮助中心
Powered by 装修设计网 杭州装饰网 家装网 7.0.0 © 2010 版权所有:装饰社区
装修图库 设计作品 建材市场 室内设计师 装修施工 装饰装修 装修招标
一家亲 博坛科技支持 装修日记 装修效果图 浙ICP备08100247号

装潢设计网装饰论坛特别提醒

关闭

系统检测出您还未登陆。登陆后内容更精彩不要错过哦。

用户名:

密 码:

下次自动登陆

找回密码

还不是装饰论坛 用户,赶紧注册去